张氏妇

文言文   凡大兵所至[1],其害甚于盗贼:盖盗贼人犹得而仇之,兵则人所不敢仇也。其少异于盗者,特不敢轻于杀人耳。甲寅岁,三藩作反[2],南征之士,养马兖郡[3],鸡犬庐舍一空,妇女皆被淫污。时遭霪雨,田中…

文言文

  凡大兵所至[1],其害甚于盗贼:盖盗贼人犹得而仇之,兵则人所不敢仇也。其少异于盗者,特不敢轻于杀人耳。甲寅岁,三藩作反[2],南征之士,养马兖郡[3],鸡犬庐舍一空,妇女皆被淫污。时遭霪雨,田中潴水为湖[4], 民无所匿,遂乘桴入高粱丛中[5]。兵知之,裸体乘马,入水搜淫,鲜有遗脱。

张氏妇

  惟张氏妇不伏,公然在家。有厨舍一所,夜与夫掘坎深数尺,积茅焉;覆以薄[6],加席其上,若可寝处。自炊灶下。有兵至,则出门应给之。二蒙古兵强与淫[7]。妇曰:“此等事,岂可对人行者!”其一微笑,啁嗻而出[8]。 妇与入室,指席使先登。薄折,兵陷。妇又另取席及薄覆其上,故立坎边, 以诱来者。少间,其一复入。闻坎中号,不知何处。妇以手笑招之日:“在此处。”兵踏席,又陷。妇乃益投以薪,掷火其中。火大炽,屋焚。妇乃呼救。火既熄,燔尸焦臭[9]。人问之,妇曰:“两猪恐害于兵,故纳坎中耳。”

  由此离村数里,于大道旁并无树木处,携女红往坐烈日中。村去郡远,兵来率乘马,顷刻数至。笑语啁嗻,虽多不解,大约调弄之语。然去道不远,无 一物可以蔽身,辄去,数日无患。一日,一兵至,甚无耻,就烈日中欲淫妇。 妇含笑不甚拒。隐以针刺其马,马辄喷嘶,兵遂絷马股际[10],然后拥妇。 妇出巨锥猛刺马项,马负痛奔骇。缰系股不得脱,曳驰数十里,同伍始代捉之。首躯不知处,缰上一股,俨然在焉。

  异史氏曰:“巧计六出[11],不失身于悍兵。贤哉妇乎,慧而能贞[12]!”

翻译

  凡是过大队士兵的时候,灾难比盗贼还厉害。因为盗贼人们还可以治他;兵,人们可不敢得罪。兵不同于盗贼的一点,只是不敢随便杀人而已。甲寅年,三藩造反。去南方平叛的军队,在兖州府歇马休养,抢掠财物,奸污妇女。正赶上连阴天,田里积水成湖,老百姓没处跑,便跳墙躲到高粱地里。兵知道了,光着身子骑马进水找妇女奸污,很少有幸免的。

  只有张氏妇不怕,硬是不离家。家里有间不大的房,夜里同丈夫把那里挖出一个深坑,坑底竖上尖尖的竹矛,坑口盖上秫秸箔,箔上再铺上席,像睡觉的地铺。张氏妇从容地在灶房做饭。来了兵,就出门给点吃的。这时,有两个蒙古兵蛮横地要奸污她,她说:“这号事哪能当着人干?你两个人,难道叫一个看着吗?”其中一个微笑着,咕哝着,招呼她出去。她和那兵进了那间屋,指指席叫他先上去。结果箔被压断,兵就陷进了坑里。她又另找出箔和席盖上,故意站在门边引诱。一会儿,另一个兵进来了,听见有人嚎叫,不知是哪里。妇人笑着向他招手说:“这儿这儿!”这个兵踏上席也掉进去了。妇人就往坑里扔柴禾,又扔进火点着,火大起来,连屋子都烧了,妇人才喊人救火。火灭以后,尸体的焦臭味弥漫开来,人们问是什么味儿,她说:“我那两口猪怕叫兵给抢了去,藏在地窖里烧死了。”

  此后,张氏妇又拿上针线活儿,找离村几里路连棵树也没有的大路旁边,在烈日下坐着。村子离城远,来的兵差不多都是骑着马,一会儿过好几拨。兵士们怪腔怪调地笑,虽然听不大懂,但妇人知道是调戏自己的下流话。但因为紧靠大路,没有遮身的东西,常常是调笑两句就过去了。这样,几天没事。这一天,来了一个兵。这兵极无耻,大毒日头下就要强奸她。她笑笑,也不拒绝,只是偷偷地用针刺他的马。马连嘶带跳,兵就把马缰拴在自己腿上,然后去抱住妇人。妇人忽然拿绱鞋的锥子狠刺马脖子,马痛得狂奔起来。缰绳又一下子解不开,拖着兵跑了几十里,才被别的兵拦住。这位兵的头和身子不知哪去了,缰绳上的一条腿还很完整。

  异史氏说:“汉代陈平六度出奇计战胜强敌,而这位妇女用奇计制伏强暴做恶的兵卒,保住贞操。真称得上是位贤良妇女。”

注释

  [1]大兵:指清乓。

  [2]甲寅:当指康熙十二年(1674)。三藩:清初封明降将耿仲明为靖南王、尚可喜为平南王、吴三桂为平西王,称三藩。后逐渐成为割据势力。康熙十二年清廷下令削藩,三藩先后反清,后被清军平定。

  [3]兖郡:充州府,今山东省兖州市。

  [4]潴(zhū朱)水:积水。

  [5]桴(fú扶):小筏子。

  [6]薄:苇箔。

  [7]蒙古兵:也指清兵。清代兵制以满洲八旗为主体。蒙古人归附者,编为蒙古八旗。

  [8]啁嗻(zhāo zhē招遮):鸟鸣声,形容番语。

  [9]燔(fán 凡):焚烧。

  [10]絷马股际:把马拴在大腿上。絷,拴。

  [11]巧计六出:汉陈平曾六度出奇计,以胜强敌。见《史记·陈丞相世 家》。此谓张氏妇屡用巧计。

  [12]慧而能贞:聪明机智而能保其贞操。

作者简介

  蒲松龄(1640~1715 年),清代杰出的文学家,字留仙,一字剑臣,别号柳泉居士,世称聊斋先生,山东淄川(今山东淄博市)人。蒲松龄一生热衷功名,醉心科举,但他除了十九岁时应童子试曾连续考中县、府、道三个第一,补博士弟子员外,以后屡受挫折,一直郁郁不得志。他一面教书,一面应考了四十年,到七十一岁时才援例出贡,补了个岁贡生,四年后便死去了。一生中的坎坷遭遇使蒲松龄对当时政治的黑暗和科举的弊端有了一定的认识。生活的贫困使他对广大劳动人民的生活和思想有了一定的了解和体会。因此,他以自己的切身感受写了不少著作,今存除《聊斋志异》外,还有《聊斋文集》和《诗集》等。

版权声明:本文部分资料源于互联网,本站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保留链接:http://www.15615.cn/23694.html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