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庸·第二十七章

  【原文】   大哉,圣人之道!洋洋乎,发育万物,峻极于天。优优大哉!礼仪三百,威仪三千。待其人然后行。故曰:苟不至德,至道不凝焉。故君子尊德性而道问学。致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温…

  【原文】

中庸·第二十七章

  大哉,圣人之道!洋洋乎,发育万物,峻极于天。优优大哉!礼仪三百,威仪三千。待其人然后行。故曰:苟不至德,至道不凝焉。故君子尊德性而道问学。致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温故而知新,敦厚以崇礼。是故居上不骄,为下不倍;国有道,其言足以兴;国无道,其默足以容。《诗》曰:“既明且哲,以保其身。”其此之谓与!

  【翻译】

  伟大啊,圣人的道。浩浩荡荡,生长发育万物,与天一样高峻。充足而且伟大啊,三百条礼仪,三千条威仪,等待圣人出现后才能实施。因此说,如果达不到最高境界的道德,最高境界的道就不会成功。所以,君子应当尊奉德行,善学好问,达到宽广博大的境界同时又深入到细微之处,达到极端的高明同时又遵循中庸之道。温习过去所学习过的从而获取新的认识,用朴实厚道的态度尊崇礼仪。这样,在上位时不骄傲,在下位时不背弃。国家政治清明时力争主张被接受采纳,国家政治黑暗时以沉默保全自己。《诗经》上“既明达又聪慧,这样才能保全自身”这句话,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吧!

  【注释】

  (1)洋洋:盛大,浩翰无边。

  (2)优忧:充足有余。

  (3)礼仪:古代礼节的主要规则,又称经礼。

  (4)威仪:古代典礼中的动作规范及待人接物的礼节,又称曲礼。

  (5)其人:指圣人。

  (6)苟不至德:如果没有极高的德行。苟,如果。

  (7)凝聚,引申为成功。

  (8)问学:询问,学习。

  (9)倍:通”背”,背弃,背叛。

  (10)容:容身,指保全自己。

  (11)“既明且哲,以保其身”:引自《诗经·人雅.烝民》,哲,智慧,指通达事理。

  【解读】

  这一章有三个层次。

  首先盛赞圣人之道。认为它像天一样广博浩瀚,能生养万物,这使人想到《易经》中“天地大德曰生”,圣人之道所以能生养万物,因为其道的核心是仁,有了它,天地万物会在和风细雨中生长。

  第二层意思是讲圣人之道,必须由高尚道德的人来承担,礼仪也必须由高尚道德的人来实行。最高的道和最高的德是相连接的,但成就高尚道德谈何容易,必须加强修养。所以君子应该既尊崇道德又追求学问,使二者结合起来。道德学问极力达到广博又要尽力穷尽精微之处,有高尚光明的德行又必须符合中庸的原则,不断温习已有的知识从而获得新知识,敦厚笃实而又崇尚礼仪。做到这样,才能体现至高的圣人之道。朱熹认为,“尊德性而道问学”五句,“大小相资,首尾相应”,最得圣贤精神,要求学者尽心尽意研习。的确这五句也是后儒讨论的重点。

  第三层是讲智。人有不同的社会地位,需要做到“位上不骄,为下不倍”,素位而行。世道清明时,政治环境宽松,言论要发挥更大作用,使国家振兴。政治混乱时,无法讲话,自然要沉默,要保全自己。《论语·宪问》中孔子说:“邦有道,危言危行;邦无道,危行言逊。”这里和孔子思想交相辉映。这一思想大概启发了孟子,所以他说“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最后引用《诗经》,说明只有既明事理又有智慧的人,才能在进退出处人生仕途周旋中,既不失其道,又能保护其身。当然做到这一点是非常不容易的,需要智慧,重要的是:审时度势,言默自如,不被富贵名声所羁绊。但智者也脱离不了社会环境,所以宋儒说:“君子之持身不可变也,至于言有时而不敢尽,以避祸也。然为国者使士言逊,岂不殆哉?”治理国家,使读书人不敢敞开心扉讲话,国家岂不要危殆吗?

版权声明:本文部分资料源于互联网,本站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保留链接:http://www.15615.cn/20131.html

发表评论